原本應該要在上周寫的週記因為太忙就一直沒時間好好靜下心來寫,連續上四天kitchen hand真的是超累的! 尤其晚上還要趕去越南餐廳上班,而且兩邊都很忙的狀態下,你真的會忍不住要飆出髒話想說到底是有完沒完 kitchen hand的週末連上四天果然是個震撼教育,我每次上班都會覺得有種在玩支援前線的遊戲,因為後方要一直補給給前方戰友需要的東西(碗盤、咖啡杯、刀叉......)然後你就會看到你面前的碗盤已經堆積成山,外加廚師的不耐煩碎嘴噴出的髒話,外場staff的催促.........你就會知道怎樣叫做"瀕臨崩潰邊緣" 冏~kitchen hand真的是個需要有個高EQ跟協調性的工作,普通人還真的承受不起!

而且我發現,我真的聽不懂澳洲人的口音。

常常大廚跟我要東西,我真的都聽不懂(不過也有可能是因為他都嘛沒耐性講太快連珠炮,我才聽不清楚) 所以常常被他白眼 沒辦法,我不是學這個出身,廚房字彙本來就不多,再加上澳洲口音,我聽不懂是很正常的阿(是說有這樣自我感覺良好的人嗎?!) 不過雖然語言溝通不是那麼流暢,但我對於人的情緒反應也是很敏感的;也就是說,即使你不說話,我也知道你現在對我的感覺是怎樣,尤其是當人對你有負面情緒的時候,這種直覺通常都很準,但每次在廚房接收到這種別人對自己的負面情緒,也只能對自己說不要太在意,因為你都很認真做事,沒有對不起別人,所以聽不懂他們講的指令,也不是你故意的,不需要為這種事情跟自己過不去,是吧?

所以我的目標是趕快去搜尋多一點的廚房字彙,增加自己的智慧,不要讓別人有機會再給自己白眼嚕!

 

另外,在這邊認識沒多久的學弟突然離開,說甚麼要去塔斯做葡萄剪枝工作,也是有嚇到我啦! 畢竟我跟學弟可是一見如故,我喜歡做事情阿莎力的人! 學弟,就是在講你啦! 雖然你說你口袋只剩600元,但還是要請大家喝酒吃東西,人生嘛~就是要開心阿!!←原本學姐是想說之後要再請你去喝東西,謝謝你那天的熱情招待,不過看來我們只能在台灣相聚啦! 希望你在塔斯剪枝順利(錢不要賺太多,記得留一點給別人賺阿!),學姐我之後去塔斯玩的時候會想到你的啦XD
Christine也說因為不堪身體負荷想要離開house keeping工作,極有可能要飛往東岸去做草莓包裝工作(啥?! 那我們的Broome之旅是在莊孝維嗎??)所以她想在離開前要跟大家一起去Litchfield來個兩天一夜camping之旅,ya! 就是下星期,大伙可是很期待的哩!(不過我很害怕蚊蟲叮咬~~~)

這周最大的感想大概就是,每一個背包客都像是一個圈圈,聚在一起,只能碰觸彼此的某些部分生活,彼此碰撞之後,就又離開;然後再遇見下一個圈圈,不斷的碰撞後又分離。說真的,遇到心有靈犀、一見如故的朋友,你會覺得相見恨晚,所以當你覺得還不錯的朋友認識沒多久後就要離開,心裡還是會有一點惆悵的阿!

創作者介紹

微酸女孩闖天下

微酸女孩闖天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